男生t恤

当前位置: 男生t恤 > 男生t恤 >

爱穿女装的男孩子心里是怎么想的

时间:2020-05-08 12: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近年来,受到二次元文化的影响,不少网友都开始对身穿女装的男性感兴趣,女装大佬、伪娘等词汇逐渐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而随着二次元向三次元的不断延伸,现今的男性女装现象已逐渐、扩散到日常生活中,比如一些男性网红与二次元文化无关,却仍因女装行为

  近年来,受到二次元文化的影响,不少网友都开始对身穿女装的男性感兴趣,女装大佬、伪娘等词汇逐渐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而随着二次元向三次元的不断延伸,现今的男性女装现象已逐渐、扩散到日常生活中,比如一些男性网红与二次元文化无关,却仍因女装行为而备受关注。我们从生活中的事例出发,对男性的女装行为进行探究。

  “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十年前的南湖小巷,夕阳西下的傍晚,小镇的邻居们总能看到一个涂着红红的指甲油的小男孩在跟一群小女孩跳着皮筋儿。欢声笑语间,那是小贾最留恋的童年。

  小时候的小贾就显得跟别的男孩子不太一样,文文静静,爱干净、爱漂亮,喜欢跟女孩子在一起玩,不喜欢玩男孩子们玩的游戏,反倒整天摆弄着姐姐的洋娃娃。“当时我记得我每天上下学都是跟邻居的两个女孩子相跟着,在学校也是跟女同学们玩得比较多,很少跟男同学说话。课间玩的最多的,就是跟女同学们一起跳皮筋儿、跳大绳,她们很多人都跳不过我呢!”回忆起数年前的课间操场,小贾仍然面带自豪。

  谈起穿女装的经历,小贾说,那还得追溯到记忆中那条漂亮的碎花裙子。“我当时是看姐姐、还有班上的一些女同学们,她们穿着漂亮的碎花裙子在阳光下转圈圈,我觉得非常漂亮,我也想穿漂亮的裙子。所以我就在有一天趁着家里没人的时候,偷偷地穿了姐姐的红裙子。我在镜子里面照呀照,完全沉醉在小裙子的魅力中。”数年前的小城,烈日炎炎的夏天,微风徐来的午后,随风起舞的裙摆,就这样,点燃了幼小的男童对女装的渴望。那个夏天,绽放着的,不只是碎花裙子上的朵朵刺绣,还有小贾内心深藏的女装梦。

  “上了初中、高中就没怎么穿过了,因为确实学业压力也比较重,而且也有很多条件不允许。一直到上了大学,感觉大学的文化氛围也比较包容,而且大学期间也有很多空闲时间让你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我就又开始尝试去买女装、穿女装。”再次激起小贾内心波澜的是初音未来的一段舞蹈,“当时我无意间看到她的那段舞蹈,我就特别想自己也穿成那个样子,漂漂亮亮地跳那个舞。”最终,小贾做出了一个很勇敢的决定,“我要在舞会上当着全校同学的面为大家跳这个舞,因为我喜欢啊。”纵然可能会遭到身边同学异样的眼光,可能会受到一些不理解的人的冷嘲热讽,但是小贾还是勇敢地迈出了这一步,舞台上的小贾身着漂亮的小裙子,自信而又光芒四射。“我确实也想过这个举动可能会让一些人觉得我很奇怪,但是年轻嘛,不就是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嘛!我在给自己带来快乐的同时,也给别人带来了新鲜与刺激感,让别人也得到了快乐,我觉得这就够了。”

  被问到是否有告知父母时,小贾苦涩地笑了笑。“没敢告诉爸妈,我觉得他们应该会很反对吧,他们那一代人跟我们这一代人很多观念都不一样。”

  青春不同样,穿着裙子在舞台上跳舞的小贾,真美。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展现美的权力,小贾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过着自己热爱的生活。这个世界是多元的世界,评判的标准不是一成不变的,勇敢的人都值得被尊敬!

  他的经历看起来和其他女装的男生没什么不一样,小时候喜欢和女生们一起跳皮筋,喜欢听到别人夸奖“真文静”。一直到小学四五年级,他在潜意识里都觉得自己可能会是一个女生,青春期来临,男生女生的生理差异逐渐明显,男生也发现了自己的第二性征,他说:“当时我特别厌恶,我觉得不太好看。比如说喉结突出来的这个地方我就觉得摸起来不是很顺滑,感觉不是很好,有一段时间我就想把它塞回去但是也做不到。”

  说起女装,他回忆起第一次的接触,小学排舞让他穿上了男生女生都差不多的衣服,“应该是女装吧”,他说。节目练完了,服装却留了下来,让男生在想起的时候,悄悄地拿出来穿。而第二个阶段似乎来得有些晚,直到进入大学校门之前,他都在学习的世界里忙碌地生活,顾不上去想那些华丽漂亮的服装。他说那是2015年,他记得很清楚,是从理教回宿舍的路上,他看见了一个女生脚上的雪地靴,“就觉得特别好看,突然特别喜欢这个,自己就觉得想试一下”,他和女装的故事这才真正开始。和所有人一样,穿女装最初对他来讲也是一个秘密,只有在室友都不在的时候才能装扮自己站到镜子前欣赏,他隐瞒地很好,第一年的室友对此一无所知。中间经历了一段因病休学的时间,复学后换了新宿舍的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当着室友的面穿上了女装,所幸室友对此没什么看法,反而被这些新奇的事物吸引了眼光。而与室友欣然接受大大相反的,是父母的强烈反对。只是儿子留长的头发就足以让父母无法接受,当他们无意间看到儿子衣柜里的裙子时他们更是要求赶紧丢掉这些东西。

  除了父母,他还看到过无数次别人对他投来异样的眼光。可是这些他都不在意。提起现在不那么频繁地穿女装,他也只说是因为自己的审美发生了改变。说起他接触女装的心态变化,他说最初自己可能有一些MTF(由男性转变为女性的跨性别者)倾向,但后来在和别人的交谈中,在课堂中,在书中,他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观点。“性别可能不是二元对立的,不是非此即彼的,可能会有一些女性的气质或者有一些男性的气质都是可以的。”而对于服装,他更是呈一个开放态度“我对穿女装认为是一件可以去做的事情,对任何服装都是可以尝试的。我知道会不太符合一些审美,但是我还是可以穿它。”

  有一段时间他也想过去整容,做双眼皮,把鼻子嘴巴调小一些,变得更符合审美的“漂亮”,后来又觉得刻意去做这些事情会变得很累。可能以前自己的生活一直在讨好别人,在按照别人的想法生活,后来就觉得不用那么在意别人的想法,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会是更喜欢更自由的事情。他也曾想过要反抗,而当他发现反抗的徒劳和疲惫,他也渐渐放下了一些执念“其实我现在更多的是希望自己过得开心”。“这段经历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可能更多的感觉是一种对自己的和解吧。”

  他从来不在乎外界对他的评价和看法,他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装扮着自己,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着。穿上女装好看,那就穿女装,不喜欢女装的样子了,那就回到男装。他的洒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同样的还有他的黑色寸头。“天气真的好热啊。”“很热,然后我就把它剪了。”

  “就是好奇啊”互不相识的大学生z和h给出了一致的回应。从来没穿过女孩子的裙子,想知道自己穿上是什么样子,一边期待着能更漂亮可爱,一边又叹息着体型上完全与少女无关。h坦然地表示:“想拍出更好的照片,为此还做了挺多功课的,既然都女装了当然要女装的漂亮点啊。”然而镜子里的人依然有瘦高的身材、英气的五官,俨然不是期待中娇小的女孩模样。当被问到穿上女装后有什么感受,z也无奈地表示:“体型太不符合了。穿上的时候感觉气质也应该向女生靠,但不知道做的怎么样。”

  本身就是带着猎奇、好玩的心态尝试穿女装,因此z和h也并没有把其他人的看法当作一回事。即使是被评价“壮士、辣眼睛”这样的词语,他们也用“不好看就拉倒”的态度一笑而过了。

  他平时喜欢看动漫、打游戏,第一次女装也是选择了喜欢的女性动漫角色。回忆当时的情景,他害羞地表示,看到自己女装的样子,“竟然觉得还挺好看的”。照片中的“女孩”穿着白色的水手裙,戴着兔耳朵头饰,银色的头发长至腰际,妆容让五官更加立体精致。

  从第一次穿女装cos动漫人物到后来越来越多的尝试,c逐渐放下害羞,胆子也大了起来。高考后他与朋友们商量利用假期打工赚钱,聊着聊着聊到了直播,为了吸引更多的注意力,他最终决定在一个月的时间内穿女装直播打游戏。

  “叫了朋友来家里帮我化妆,还专门买了些直播的设备,又买了好几套女装换着穿,还有假发美瞳之类的,开销挺大的,都是自己攒的零花钱。”“直播虽然挺累,但是也很开心,能跟别人互动,有些女生会进直播间夸我好看,也有来和我一起玩游戏的。吐槽的基本上都是朋友,说我游戏打的菜。”说到这里他自然地笑了,很轻松的样子。

  我追问最后效果怎么样,赚到钱了吗。他笑得更开了:“连本钱都赚不回来,一个月就赚了100块。”

  对于z和h而言,女装可能是一次有趣的体验,对于c而言,女装或许是一种爱好。与他们一样,在很多曾经女装过的男生心里,穿女装或许不太主流,但也并不值得被拿出来小题大做。

  在采访过程中,我们发现,如今男性女装并非一定为了满足某些生理需求,而是逐渐成为一种兴趣爱好。这就使得对于被采访者女装行为原因的剖析变得复杂。通过采访资料和整理采访记录,我们罗列了以下几点原因。

  ①吸引关注。不少被采访者提到,在穿上女装之后,能够获得更多的关注。而他们是自认为缺乏关注的。在网路上,也有不少人通过女装吸引流量。

  ②性别暗示。如上文提到的小王同学,曾受过性别暗示的困扰。受访者普遍拥有被他人描述具有女性特征的经历,诸如“腿细”、“长得象女生”、“声音像女生”或者“气质很好”此类。这些言论并不少见,对于脂肪较多的男生,面部棱角不够分明,肤色较白,会显现出部分女性特征;体脂较低的男生手脚纤细,基于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我们也会认为这是女性特征。出于对“美”的追求或不满意与男性外表的自己,一旦听到这种评论,受访者便会对“女性化”的自己是否是美的产生好奇,于是有了穿上女装的冲动。但是女装者囿于集体无意识,因此女装往往伴随着长发(假发)、化妆等偏向女性的特征,而少有人(并非没有)能突破无意识的影响认为服装与性别无关。如果女装者认为女装后的自己不符合自身的审美,将逐渐减少对女装的兴趣。

  ③受性别角色期待支配的父母态度。成人具有角色期待,这影响着他们对孩子行为的态度。这会使孩子的符合父母角色期待的行为得到正强化,不符合的获得负强化。

  ④对同性别长者的模仿。个体有通过代替强化和代替惩罚进行学习的能力。个体在观察到他人的行为被强化或惩罚之后,会做出类似的行为,或者抑制该行为,这被称为观察学习。阿尔波特·班杜拉的实验室曾有一个经典的人类行为观察实验。与从未目睹过攻击榜样的控制组儿童相比,在看过一个成人榜样进行拳打脚踢之后,实验组儿童表现出了更高的攻击性。后来有研究表明,即使榜样是卡通人物,儿童也会模仿所看影片的榜样的行为。

  ⑤性别守恒的发展的影响。科尔伯格把儿童的性别发展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性别标志。早期的学前儿童可以正确识别自己和他人的性别。但是这种识别是根据外表确定的,如裙子、长发等。一旦改变模特的发型或服饰之后,儿童会改变对其性别的认识。第二阶段:性别固定。此时的儿童对性别守恒有了一定的了解,比如小男孩能清楚地认识到自己以后不会称为一个妈妈。但是他们仍坚信性别会因发型、服饰或名字的改变而改变。第三阶段:性别一致性。六七岁的儿童确信了性别的一致性。他们已经明白,自己或他人的性别不受外部因素的影响。在性别一致性的概念形成以后,儿童会积极地与同性亲长取得认同,并且学习社会对此性别的行为规范,进行自我认同。这对性别认同有重要影响。

  对于女装大佬,一个很令人关注的点就是周围人怎么看。我在知乎平台上搜索女装大佬,很多都是有关如何评价男性女装行为、这种行为是否正常以及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为的话题。

  网络上有很多都是包容性的评论。很多人的回复类似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又不犯法,何乐不为。想穿就穿,但请别说穿“女”装,这只是人类设计发明的衣服而已,想穿就穿!

  还有人从男性女装行为者自身的心理来看,认为衣服没有性别,人有性别。而现实中衣服又是社会性别的一种标志。在心理感受上,有些时候男性穿女装是由于生活压力大,想要追求放松。或者由于无聊或空虚感,想尝试新鲜的,脱离男性角色的行为限制。有的网友认为女性形象在大部分男性眼中是有优雅,美丽的成分在的,并且在大部分男性眼中女性不需要承担太大的生活压力,她们似乎在看上去活得更自在,舒适。所以说,某些男性就想通过穿女装来寄托自己的诉求,这是一部分男性女装的启蒙想法。

  进一步还有相对来说更深入思考的包容性评论:这类评论将男性女装行为看作正常,认为存在即合理。一开始的高跟鞋是给男人穿的,而且还是贵族的专利,后来觉得对走路不太方便,逐渐地成为女人的专属。而男女服装上的差别也是一种社会上的概念,是由社会建构而成。对于男女服饰的差别的认识,说到底是受大众意识的影响。我们生于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正常与不正常,在于是否大众认识和行为。偏离大众审美的,就被看作异端。男性穿男装、女性穿女装,这个约定俗成的就一定合理吗?现在社会也在进步了,比之前男女地位差别要小了,对于男性穿女装的行为的接受度相对来说也高了一点,从许多网红女装大佬的出现和关注度就可以看出来。男性穿女装不应该被认为是变态的。

  虽然网上大多都是这些积极包容的评论,但是实际上就像上面所说,我们受既有的社会建构和审美习惯的影响,对于男性女装行为还是有种潜藏在内心的抵触感。从我们采访结果中也可以看出,实际上人们对于男性女装行为的包容度并不如网上所见,男性女装者并不能受到平常的对待。

  网络上有这样少数的评论,但这种思想其实在现实中十分普遍。这种评论一般都是理解身为男性却一直觉得自己是女生、或者发自内心喜欢穿女装,以及异装癖的人穿女装。但一想到所有的男生都可以穿女装就觉得怪怪的,有一种淡淡的抵触。还有人说,前几天有个人说,暑假小表弟要在他家住一个月,他要把他表姐的可爱的小裙子给小表弟穿,争取一个月把他培养成女装大佬。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不对的。但是仔细一想,又想不出什么绝对的论点去论证这个行为是错的。男性穿什么本来就是自由的,我有什么权利干涉他们呢?可是自己都找不到理由推翻自己“男性穿女装怪怪的“这种感觉。这种情况也是生活中的大多数。

  现今社会,看似倡导自由,包罗万象,实际上对男性女装行为的态度依旧谈不上完全包容。从微博上对于各网红的恶语中伤、蓄意诋毁,都可以看出这些人在社会中踽踽独行之艰难。我们希望尽绵薄之力,让更多人了解他们背后的故事,改善这种情况。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